科柯

在织田作,扉间,心操,克劳德的墙头愉快玩耍,常年极地生活 ,沉迷脑洞打死不填

人设

把两个脑洞合了一下
原创×扉间     柱户
只想写个宠聚聚的文,以及水户我女神。

千手云深

    黑发黑眼,肤白貌美,如果不是头发不卷不炸(划掉)族谱清晰八成会被认成宇智波。

    性格温和,比起天下苍生更关心亲友,大概是翩翩君子美如玉那种。

    恶趣味超重,越熟悉越捉弄。

    忍术Max(仙术也不算难*^_^*),体术……中忍级别(仙人体加成)。

    在某一天突然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……

    #被同人埋没,不知所措#

    #我和我的小伙伴都受到了惊吓#

    #为柱间/大哥点根蜡#


千手扉间

    不需要多说,坐桌子苏死我ԅ(¯﹃¯ԅ)(然并没有萌上柱扉)
不背锅!不背锅!不背锅!重要的事情说三遍。

千手柱间

   红发大魔王的宠物(划掉)傻白甜,天然呆,不定时天然黑。

漩涡水户

  明媚动人,温婉大方,创设组食物链顶端。
一拳锤爆狗头🐶,封印术傲世群雄。
    #惹不起,溜了溜了#

宇智波斑

炸毛暴娇(没打错)非常不擅长应对直球。弟控。脑回路清奇,谜之基的直男。

宇智波泉奈

兄控。千手一生黑,就算结盟也不能组织我开嘴炮!与千手一族有独特的相(嘲)处(讽)模式


帮cp甩锅的日子

   先放个文案

    千手云深在一次任务中开眼了……新世界的大门也在他面前徐徐打开。
     #创设四人组大乱炖#
     #柱间你这样水户姐知道吗#
    #小伙伴快告诉我你不爱对面的宿敌也不搞骨科#
     看着突然出现掩埋了自己的书(同人文),千手云深选择抱紧自己的小伙伴。
     天上飞来一个锅,千手扉间表示不背,千手云深一脚把锅踢给黑绝……

*千手云深×千手扉间      副cp柱户     其他待定
*作者是个扉间厨,不适点×
*新手上路……


有谁能教教我怎么做晋江封面吗?总觉得原创角色还是发晋江比较好(✪▽✪)

脑洞一个

*原创人物♂×千手扉间       柱户    泉奈不死     甩锅黑绝

      我是千手云深,在和扉间确定关系后,我被世界的恶意糊了一脸。

       字面意思上的糊了一脸,毕竟被一堆书掩埋的经历实在有点不堪回首。

       然后我就(被迫)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……

       #创设四人大乱炖#

       #贵圈真乱系列……#

       我怀着对作者们无上的敬意,把书给了扉间_(:з」∠)_

       嗯……扉间的表情,崩了。

        感受着带着怒意的查克拉,我快速地结了瞬身印,然后……

       “哗啦”

       被书淹没的经历,两次就够了。

       当扉间和我终于能平静(并不)地面对这一堆(实时更新)同人文时……

       “水户我没有!!!你先冷静一下啊啊啊啊!”

        外面传来了千手柱间堪称惨烈的叫声,然后就是一声巨响……
 
        世界清净了。

        我,嗯,太过震惊以至于想和小伙伴(当事人?)分享一下是很正常的对吧?

       “要叨扰一段时间了呢。”  红发女忍温柔地说道“扉间桑,云深桑。”

      

没有勇士与龙叫什么童话(待补全)

         织田作用短剑劈断面前的藤蔓 ,脚下是择人而噬的沼泽,踩上去便一下漫延到脚踝。

         毕竟是去龙谷的唯一道路。织田作默默想着——即使他不认为布满沼泽的森林可以称为路。

          织田作只是个无名小卒,没有当屠龙勇士的想法,最大的梦想是买下一栋临海的房子,然后写些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 至于为什么会有现在的场面,那就要从几天前说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听说了吗?龙带走了国王的宝物!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国王正在重金找愿意取回宝物的人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谁会愿意去?那样的怪物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龙?织田作以正常的频率眨了眨眼,就把这件事抛在脑后。毕竟像织田作这样的无名之辈不会选择这样的任务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但现实距希望总要有些差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打扰了,请问您是织田作之助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金发男子气质严谨,穿着精致,右手中的笔记本上理想二字格外醒目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一定会成为十分优秀的人。织田作作出了这样的判断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是织田作之助,请问您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啊,忘记自我介绍了。”男子推了下眼镜“我是国木田独步,能否请您到王宫一叙——国王正在等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嗯,差距过大也是不可避免的。

         至于与国王的会面……织田作觉得那真是难忘到不想回想的经历。

        毕竟接受国王是个被猫嫌弃的猫控还是挺考验心脏的。

         当然,这种无伤大雅的小小癖好并不影响国王的英明。

        “请将我的珍宝带回——从巨龙手中。”

      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 对不起一个短篇还是个坑_(:_」∠)_

   先放着,以后再补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织太小片段

 【人世间的一切都是守恒的,一人获得救赎,另一人永坠黑暗。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的,这种话一听就是骗人的。”最年轻的干部晃了晃酒杯,脸上满是毫不在乎的微笑。“要我说啊,明明 两个人一起在黑暗中安眠才是good ending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果然太宰的脑袋还是欠一锤子。”安吾撇了眼笑嘻嘻的太宰治,对友人还没被人打死感到好奇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太过分了!织田作你看安吾他居然这样说我!!!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唔……”突然被点名的织田作以正常的频率眨了眨眼,看着凑到自己面前的友人,“那个,是又受伤了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太宰愣了一下,突然想起来了,用手指了指脸上新增的绷带“这个?是一个黑漆漆的小矮人打的,嘛,只是看到那条河不错想体验一下而已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中也先生为什么没打死你……”安吾在心里叹了口气,已经可以想象出中原中也一边剿灭敌人一边还不得不救太宰的模样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中也和安吾真过分,对吧,织田作。话说,织田作怎么看那句话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织田作深以为然地点点头“那句话……我感觉还是‘一人永坠黑暗,必有一人获得救赎’好一点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太宰治望向友人,大海般的眸子十分平静,他是真这样认为的。太宰开心得笑了,“不愧是织田作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太宰举起酒杯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cheers!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叮—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冰块酒杯相碰,酒液在光下呈现琥珀般的光泽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的,织田作你的感觉还真准,那么,暂时不去找你了。要等我啊。”





     【只要活着就有希望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织:不过 死了就没有办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宰:所以织田作超过分,竟然把我一个人留在这氧化的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织:对不起,太宰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织:不过,我把希望留下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 PS  宰=希望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有没有人和我一样觉得织田作的直觉超准,就像织田作知道首领找他,他第一反应是首领要杀他,还想立刻逃走。从结局看,准得可怕啊。

      要是真的逃走……可织田作没有,大概也不会逃。横滨里的羁绊太深了啊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不知道会不会写的梗

       背景来自一篇织太,大概就是陀总得到了书,许愿世界上不再有异能,然后所有异能相关都消失了,横滨就剩太宰治一人。

       fgo相关,大概综各种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这里就是特异点吗?”藤丸立香打量了一下四周,破旧的广告牌挂在街道两旁,面前的红色小楼附上了几处青苔,斑驳的墙面,黑黝黝的窗口,无一不表明这里早已无人居住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“太荒凉了,”少年湛蓝的双眸有些阴沉“连敌人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前辈,不要担心”玛修攥紧手中盾牌“我会保护好前辈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没关系的,玛修不用这样啊。”藤丸立香笑了笑,右手轻轻揉乱玛修的头发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前辈!”玛修红了脸,刚想说什么却神色一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有人来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呜哇!没想到我竟然还能看到其它人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来人穿着砂色风衣,一头有些蓬松的黑色短发,鸢色的眸子因吃惊而显得圆润。

         藤丸立香扫过男子脖颈和手腕处露出的绷带,直觉他应该知道不少事。

        “失礼了”藤丸立香脸上的笑容礼貌得体“我是藤丸立香,这位是玛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是太宰,太宰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没想到这里竟然还能住人,藤丸立香在心里默默吐槽,脸上依然是礼貌的微笑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在遇到名为太宰治的男子后,藤丸立香和玛修便接受了对方邀请,也知道了这里为什么会是这幅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太过分了啊。”玛修皱着眉头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 “所以关键是书?”藤丸立香叹了口气,对自己的幸运E感到绝望。

        这种听起来跟圣杯一个属性的东西,不用想都知道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。

      “可以这样认为,”太宰治耸了耸肩“不过书也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玛修: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藤丸立香: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 这个世界真是太耿直了!

        还好圣杯没把自己弄没……

        荧蓝色的投影展开“哟,立香,玛修。”达芬奇的身影出现在三人面前。

       “达芬奇酱,是有什么新发现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没错”女子的面色有些凝重“立香你恐怕不能修复这个特异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能修复?”藤丸立香重复道“可是这也太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前辈不就是为了拯救人理才要修复特异点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们先别急,”达芬奇看向在场的第三人“你想要拯救这个世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诶?”一直置身事外的太宰治指了指自己“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环境不错啊……呜,这个也没见过……那个看起来很适合上吊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藤丸立香极力忽视耳边的噪声,突然分外想念被罗曼医生喊走的玛修,可爱的少女变成烦人的家伙,藤丸立香的内心有些一言难尽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到了,这里就是召唤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因为体质原因,太宰先生只能召唤一个英灵。”达芬奇的话回响在藤丸立香的耳边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只有一个吗……藤丸立香有些担心,希望太宰先生能召唤出强力的英灵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这样就可以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是。”藤丸立香回过神“太宰先生为什么会答应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地上的召唤阵发出金光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昔日旧友对我说:去做个好人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金光散去,一个人影出现在召唤阵中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红发的少年暗杀者静静伫立在原地,任由旁人打量,蓝色的双眼空洞地映着周围的一切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是新的英灵吗?藤丸立香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的,你的名字是不是……”太宰治的声音有些颤抖,他直直的盯着少年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织田作之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两道不同的声线同时响起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 之后就是宰和织一起穿越完成任务拯救世界*^_^*顺带虐虐狗,大天使会出现的,我就是想写写幼织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大概是刀剑+文野那篇的番外梗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织田作本以为自己不会再醒来,呃,如果人死后还有魂灵的话倒是说不定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呐呐,你醒了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透着几分随性的女声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织田作睁开眼,面前的人身着绯白双色巫女服,一头乌发散在腰间,五官精致甜美,眉宇间的几分英气更添光彩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自己应该,不,绝对不认识这样的人。所以,是死神之类的吗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过原来人死后是真的有灵魂的啊。

        “总觉得我们的脑回路应该是对不上。”女子感叹道,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总之——还是自我介绍一下吧。我是源星火,骨喰的审神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织田作之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应该知道自己死亡了。”源星火示意了一下周围,那是一片没有边界的洁白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是吗……”审神者?审视神明之人吗……织田作打量了下源星火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的巫女服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真是个了不起的人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请问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道谢……吧?”源星火有些不确定地说道“其实我也没想到会见到你……”毕竟能出现在这里,那定然有不能放下的执念。

          织田作之助可不像这样的人。
          所以……是那孩子?

          源星火眨了眨眼,决定把自己冲出宇宙的脑回路拉回来。
       “非常感谢您对骨喰的教导,真的,非常感谢!”没错!这才是正确的谈话套路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……骨喰是个好孩子,比起教导,反倒是骨喰帮了我不少忙。”织田作有些诧异,当然,就算问号倾盆而下,从织田作淡漠的表情中也依然看不出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说呢,织田作先生太小瞧自己了啊。”源星火摇了摇头“强大到笑对一切。即使心有迷茫依然坚定不移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实在是太过奖了。”   织田作发自内心的羞愧,毕竟自己这种小人物是完全担不起这样高的评价,倒是太宰以后说不定可以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啊,总是担心骨喰会被伤害,于是竭尽所能教他如何战斗,又带他看遍世间凉薄,”源星火垂下眼帘,纤长的睫毛挡住晦暗难明的黑眸,脸上浮现出自嘲的笑容“却没教他如何去爱这乱世浮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骨喰是个好孩子。”织田作平静地说,就好像再说太阳从东方升起一样“您已经做得很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所以,不必内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织田作果然很治愈,”源星火笑了起来,假装看不见织田作眼里的为难。       mama,毕竟自己可是个诚♂实♀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不过说好了会回去,还是不要食言毕竟好吧?
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无论你我。”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 两个家长的会面……至于为什么是番外,当然是我还没开始写正文啊!

记个梗(努力圆圆,争取织太he)

      “不愧是织田作教出的孩子啊。”太宰治看着焕然一新的房子感叹道“比国木田要好多了,唔,东西摆放的都很合人心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过奖了,太宰先生。”白发少年平淡的说道,明明是一贯的面无表情却给人一种谨慎认真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黑蜥蜴还有会议,我就先告辞了。”少年微微鞠躬,合身的军装勾勒出少年高挑的身姿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嗯嗯,下次再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少年转身离去,步伐急促又不失从容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骨喰——记得回来时顺路给我买份蟹肉炒饭。”太宰突然想到了什么,对远去的少年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并不顺路啊,太宰先生。骨喰这样想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呵,身为刀剑却保护不了主君,这样的我,也就只能尽力替主君守护牵挂之人了吧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“因为是刀剑,所以是同类吗?”少年的脸上划过一丝嘲弄,细看却是与平时无异的淡然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我想毁了他们。”少年微微用力,手中的太刀发出悲鸣,最终还是不甘地化为碎片 。

         骨喰不恨时之政府,但他恨刀剑男士,或许连自己都恨。

         可审神者她,无论如何也回不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那就按照审神者的意志,努力活下去吧,就算苟延残喘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  刀剑+文野,虽然刀剑没什么戏份。骨喰藤四郎视角,私设满天飞。争取织太he。

      开坑什么的,反正不是今天。

  

乱七八糟的自问自答

1,搞笑向,不黑任何角色。

2,少量织太在最后,有分隔,其余无cp.





Q1:如果文野男性角色性转,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?



芥川的小洋裙终于名符其实。



Q2:为什么太宰治觉得织田作有时候出人意料?

因为他不是个耿直boy

(你也不是😁)



Q3:为什么安吾擅长吐槽?

因为他本体是眼镜。



Q4:你穿越到了文野,发生什么会让你绝望?

你让中原中也体验到了在人前抬不起头的滋味。换句话说,中原中也治好了你的颈椎病。



Q5:如果国木田要换异能,你觉得会是什么?

十万伏特,因为他有皮卡丘的尾巴。



Q6:谁的外表最让你难以释怀?

Q,我从未见过如此不对称之人。



Q7:你养了一只宠物狗,应注意什么?

藏好狗粮,并且不要买太多。以免出现你不得不把太宰治拖去洗胃并注射疫苗的情况。



Q8:你穿越到了文野,并捡到马良的神笔……

a.你下楼取了自己的快递,神笔被你放在桌子上,你回来了,你用钥匙打开了门,你向屋里看了一眼,卒。

死于心脏骤停。 评价:太宰治的画工又精进不少。

b.你给芥川画了眉毛,卒。

死于罗生门。 评价:no zuo no die

c.你画了高跷送给中原中也,卒。

死于一把匕首。 评价:why you still try ?



——————分 ——割——线——————



d.你画了栩栩如生的织田作……



死于寿归正寝,无疾而终。 评价:一世平安喜乐。





没错,这是织太简略版,确定要看完整版?







你闲着无聊,顺手涂了一只麻雀,它,从窗户飞走了。你突然有了个想法。你修了三天的仙,画出了栩栩如生的织田作……

他没有活过来。你想把画收起来,可轻佻的嗓音让你僵在了原地。

“啊呀,这是美丽的小姐给我的礼物吗?”

你突然想起,庭院中的树,貌似,长势喜人……

你缓缓抬头,太宰治潇洒地从窗外翻了进来脸上带着与平日无异的微笑。

你望向他平静的双眸,觉得自己被平静水面下的暗流束缚,无法抵抗,不可挽回地拖向深渊。你猛得别开了头,你觉得心脏上压着浓厚的乌云,沉重得让你想哭。

“嘛,让小姐姐难过可是一大罪孽啊。”太宰治向门口走去“下次见面和我一同殉情如何?”

你抓起画纸冲到太宰治面前,把那副画递给他。

“送给你。”

世界突然安静下来。你发觉自己似乎做错了什么,有些愧疚地低下头。

你感到一只手温柔地揉了揉你的头,“谢谢……我,很喜欢。”

太宰治从你身边走过。

“他是个好人。”你听见自己这样说。

太宰治的步伐微微停顿,“我知道,他一直是。”







一阵微风把你从睡梦中唤醒,你依稀记得自己做了个梦,光鲜陆离的画面还残留在你的脑海之中,可你却记不起来了。

你走到窗边,迎面袭来的风带着海洋的味道。还是 关上吧,你这样想。

“原来还有人记得你……真是太好了啊……”

似乎有谁用略带哭腔的嗓音说道。

是风么?你想着,利索地关上了窗户。也就没有听到那充满眷恋的话语……

“织田作……想见你……”

无人知晓,无人回应。

织田作是天使

      一开始是被太宰迷妹安利,讲真第一季谁都没戳中我,太宰美如画可是太虚没实感,然后就和基友继续看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 织田作是天使⊙▽⊙,太宰在织田作面前好可爱,然后就入了织太*^_^*

      话说自从触手系(名字没记住)登场,就一直在想文野世界会不会有妖怪之类的(>^ω^<)

       其实就是吃够刀了而已!私心不想让织田作死,又觉得织田作濒死时才真正明白了什么……接受黑暗与血,接受过去的自己,才会那么精准的触碰太宰的孤独

      好吧我就是想吃糖

      ps:没想到有生之年我竟然发了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