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柯

基三喵教弟子,在织田作,扉间,心操,的墙头愉快玩耍,常年极地生活 ,沉迷脑洞打死不填

大概是刀剑+文野那篇的番外梗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织田作本以为自己不会再醒来,呃,如果人死后还有魂灵的话倒是说不定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呐呐,你醒了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透着几分随性的女声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织田作睁开眼,面前的人身着绯白双色巫女服,一头乌发散在腰间,五官精致甜美,眉宇间的几分英气更添光彩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自己应该,不,绝对不认识这样的人。所以,是死神之类的吗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过原来人死后是真的有灵魂的啊。

        “总觉得我们的脑回路应该是对不上。”女子感叹道,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总之——还是自我介绍一下吧。我是源星火,骨喰的审神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织田作之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应该知道自己死亡了。”源星火示意了一下周围,那是一片没有边界的洁白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是吗……”审神者?审视神明之人吗……织田作打量了下源星火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的巫女服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真是个了不起的人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请问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道谢……吧?”源星火有些不确定地说道“其实我也没想到会见到你……”毕竟能出现在这里,那定然有不能放下的执念。

          织田作之助可不像这样的人。
          所以……是那孩子?

          源星火眨了眨眼,决定把自己冲出宇宙的脑回路拉回来。
       “非常感谢您对骨喰的教导,真的,非常感谢!”没错!这才是正确的谈话套路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……骨喰是个好孩子,比起教导,反倒是骨喰帮了我不少忙。”织田作有些诧异,当然,就算问号倾盆而下,从织田作淡漠的表情中也依然看不出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说呢,织田作先生太小瞧自己了啊。”源星火摇了摇头“强大到笑对一切。即使心有迷茫依然坚定不移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实在是太过奖了。”   织田作发自内心的羞愧,毕竟自己这种小人物是完全担不起这样高的评价,倒是太宰以后说不定可以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啊,总是担心骨喰会被伤害,于是竭尽所能教他如何战斗,又带他看遍世间凉薄,”源星火垂下眼帘,纤长的睫毛挡住晦暗难明的黑眸,脸上浮现出自嘲的笑容“却没教他如何去爱这乱世浮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骨喰是个好孩子。”织田作平静地说,就好像再说太阳从东方升起一样“您已经做得很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所以,不必内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织田作果然很治愈,”源星火笑了起来,假装看不见织田作眼里的为难。       mama,毕竟自己可是个诚♂实♀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不过说好了会回去,还是不要食言毕竟好吧?
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无论你我。”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 两个家长的会面……至于为什么是番外,当然是我还没开始写正文啊!

评论(1)

热度(10)